当前位置:今日热点 > > 正文

专访迟帅:混圈内10年不易 与秋瓷炫搭戏没负担

作者:Monica 来源:网上采集 2016-08-24 23:17:47我要评论

腾讯娱乐讯 (文∕方芳) 或许很多人认识迟帅都是在《回家的诱惑》中那个温文尔雅、深情又善良的高文彦,或许很少人知道这个80后的小伙子已经步入影视圈整整10年,或许连很多同行都忽略了他其实就是小神龙俱乐部那个主持人,或许20多年前《同舟共济》的导演,也没有想到当初那个毛头小孩现在能成为收视明星。

专访迟帅:混圈内10年不易 与秋瓷炫搭戏没负担

迟帅,30岁,正值男人的黄金年代。9岁跑了人生中第一个龙套,19岁做了人生最可怕又伟大的决定,29岁遇到他的贵人“高文彦”。他花了10年的时间在娱乐圈打磨,《同舟共济》、《小神龙俱乐部》、《天使之诚》、《活佛济公》、《金粉世家》、 《九月风暴》都留有他的痕迹。

专访迟帅:混圈内10年不易 与秋瓷炫搭戏没负担

他不是专科毕业的演员,也不是专科出身的主持人。用他的话是“一个半路出家的门外汉,但学会了凿壁偷光,偷师学艺。更重要的踏实准备、把握机会。”或许迟帅就是靠着自知之明的态度,一边钻研学习一边踏实坚持的等待,在《回家诱惑》中能够光芒绽放。可在这些光芒后面只有他自己知道,有太多隐忍、太多坚持、太多等待、太多努力。在一个满是暖光灯、满是栀子花香气的咖啡厅,迟帅敞开心扉的谈起了他10年都不愿提及的秘密。

专访迟帅:混圈内10年不易 与秋瓷炫搭戏没负担

贫穷,成为迅速长大的催化剂

迟帅,青岛海边出生,有良好的舞蹈基础和7年声乐学习的经历。遗憾的是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因此,他总会比周围的孩子显得懂事和体贴妈妈。但在19岁的他却选择了一条让妈妈伤心的道路。大学二年级的迟帅选择了退学。“当年流行HOT组合、NRT组合,正好那时认识了一个唱片公司的人,经不住他的忽悠,也太想挣钱养家。决然的退学,跟着他们就去了韩国,开始了漫无目的、前途渺茫的培训,真的果不其然,那个公司黄了。”

专访迟帅:混圈内10年不易 与秋瓷炫搭戏没负担

那时的迟帅太单纯,没有多余的想法。一心想要挣钱,想要让在宾馆打工的妈妈能过上好日子,能把当年因治疗爸爸病而欠下的一屁股债还了。那时的妈妈不能理解他,“知道我退学她非常难过,认为作为迟家从上下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上大学的人,最后还没有上完,对于她来说是一种遗憾、她觉得无法对我爸爸交代。”

专访迟帅:混圈内10年不易 与秋瓷炫搭戏没负担

没有了工作、没有收入,迟帅经历了他人生最颓废、无助的生活。“寄宿在朋友家里,又不好意思跟朋友要吃的喝的,他们在外面买的东西或者公司吃剩下的饭打包回来,给我吃点。每天就在想怎么办?怎么办?头脑中各种问号。

刚刚19岁的我很多事情只能干着急,特别痛苦、那是人生当中最痛苦的、最痛苦的状态”说到这里时迟帅眼神中闪过一丝东西,想要细细扑捉时,发现就在一刹那消失。19岁的小伙子原想扛起一个家的责任,却似乎坠入无法自拔的深渊。

专访迟帅:混圈内10年不易 与秋瓷炫搭戏没负担

主持,在黑暗中寻觅到的灯塔

实在走投无路的迟帅想回到青岛老家,做一名普通的青年少年舞蹈老师,教小孩子跳舞,只要能挣钱养活妈妈,养活自己就好。但人生往往就很奇妙,命运总在一个似乎面临绝境的时候又能绝路逢春,“后来一个朋友告诉我《小神龙俱乐部》在招男主持人,我当时就觉得自己肯定不行,但同学告诉我们他们就要不受过训练的、自然的。我就没报以希望的态度去试了,试完了又开始我痛苦的两个月漫长的等待。”

专访迟帅:混圈内10年不易 与秋瓷炫搭戏没负担

问道收到录取通知的心情时,迟帅的脸笑得异常开心。“记得非常清楚,正月初八。挂了电话,我就跟鸟一样,整个屋子跑,还伴随着哇哇的叫声,终于有工作了。就在那一刹所有的乌云一下子就散开了。那天的阳光真的好灿烂,当时妈妈还打击了我一下说:‘高兴什么,人家让你回去录样片,又不是正式录用’尽管如此,我真的好开心。”

专访迟帅:混圈内10年不易 与秋瓷炫搭戏没负担

随后迟帅就收拾简单行李准备回北京,很巧的是刚好春运,返京高峰买不到票。他就买了一张站票,一路站到北京,“但真的没有觉得累,反而觉得特别高兴。”就这样在《小神龙俱乐部》一呆就是10年,随后主持了《闪客阵线》、《绝对男人》、《校园点歌台》、《梦想星空》、《2005湖南卡通动漫节》、《天使明星汇》、《北京男孩》、《真情旋律》……

专访迟帅:混圈内10年不易 与秋瓷炫搭戏没负担

“的确是因为主持,才让我有了新的希望,也没有让妈妈失望,前两年也终于把家里欠的债都还清了。”说起迟帅的过去,他说得或是风轻云淡、或是欢声笑语、或是轻描淡写。当我们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他时,他却说:“没觉得那是什么苦,比我惨的人大有人在。”

专访迟帅:混圈内10年不易 与秋瓷炫搭戏没负担

文彦,成功蜕变成为完美男人

因为主持才有机会接触演戏,或许由于9岁第一次跑龙套《同舟共济》,朦胧中对演戏有些莫名的情感。《天使之诚》、《活佛济公》、《一米阳光》、《金粉世家》、《九月风暴》、《白蛇后传》等等。在这10年中,迟帅也演了不少戏。“不是科班出身的我,但能肯定的是我每部戏都在进步。对于我来说是半路出道的门外汉,很多东西比较生疏。所以我必须潜心研究和同行多讨教一些,凿壁偷光、偷师学艺。”

();

迟帅说他从来不愿意强求自己更不愿意强求别人,面对一些好的角色和机会,他总是抱着宿命论的态度,“我是比较随缘的人,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再怎么使劲都没用,因为我曾经遇到到这种事情,很想演一个角色,就花心思争取,最后没用。我也等过戏,为了等一部戏一年没拍戏。最后那个角色也没有拿到。”

();

因此能做的就是不断努力和耐心等待,“不断的强化自己才有机会,打比方现在让我演《潜伏》中的徐则成这个角色,我肯定会忐忑。我有一个原则:自知之名、量力而行。”《回家的诱惑》的中高文彦如同幽涧溪畔的木槿,自开自落般等待在那里,等待着迟帅赋予他灵魂。

();

《回家的诱惑》最后以完美结局止住几段纠结、混乱的感情,也止住了观众的眼泪,谁也没有想到高文彦这个角色能那么吃香,更没有想到迟帅能够将这个角色诠释的如此通透。文彦的完美,是现实中许多人不存在或者遗失了的,我们也试图在迟帅身上找到,只可惜他一直也在试图隐藏,或是保护自己、或是低调。

对话迟帅:我注重的是作品,不是片酬

腾讯娱乐:大家都特别羡慕你能和秋瓷炫搭戏,有没有遇到语言的障碍?

迟帅:她的中文OK的,中文没有问题,甚至和大家生活中的沟通都没有问题。而且我非常佩服秋瓷炫一点,她从小学表演,上大学上的导演系,所以她对剧本、人物的分析,对整部戏的驾驭,轻车熟路,跟她拍戏一点负担都没有。

腾讯娱乐: 据说,你们私下都是很好的朋友?

迟帅:私下我们常联系,她说:“哥,我在中国没有好朋友,你做我的好朋友可以么?”我说:行,没问题。然后我就常常带她吃,带他喝。

腾讯娱乐:《回家的诱惑》算是你付出最多也是最大的一部戏,有没有遇到一些困难?

迟帅:在《回家的诱惑中》开始和妹妹之间的情感,很难拿捏。生怕我的表演会让观众误会文彦喜欢她的妹妹,当时对这块的角色想要好的把握其实挺费劲,花了一些心思。

腾讯娱乐:听工作人员说你因为拍戏,大病一场还坚持拍戏?

迟帅:有怎么回事情,还挺严重的,就是下水救林品如那一部分,高烧不断还出现水肿情况,算多年没有这么病过。

腾讯娱乐:为什么不休息?可以跟导演要求休息?

迟帅:正好那几天我的戏份比较多,如果我休息整个剧组都要休息,休息一天就会让剧组损失许多费用,演员还是得多替剧组考虑。

腾讯娱乐:《回家的诱惑》以后,有没有觉得自己火了?

迟帅:我的人生就是这样,大起大落,现在也没有觉得火了。我相信很多年轻都没有我的心态,真的是经历不一样,起起落落对于我来说,真不算什么。我总结就是要踏踏实实做事情,做人才是最重要的。

腾讯娱乐: 现在片酬涨了么?

迟帅:片酬还行吧,涨幅真的不大?

腾讯娱乐: 据说,马上要跟你合作的冯绍峰、杨幂通过《宫》片酬可涨了不少?

迟帅:没错,他们是。我认为抓角色还比较重要,千万不要因钱而丧失角色,对于我来说需要的是更多好作品。我现在30岁,现在才是我演绎道路开始,前10年对于我来说是汤水,我是一个门外汉,半路出家。因此要多积累多学习,等到35岁再真正给大家带来精彩。

1.此文来源于网络文字采集,如有侵权请联系qq:766096353,我们会尽快给您处理

2.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