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热点 > 社会热点 > 正文

当王金平遭遇马英九

作者:Monica 来源:网上采集 2016-08-18 20:14:34我要评论

“不粘锅”马英九和号称“万应公”的王金平比起来,这两个个性特质迥异的国民党巨头,在相互斗法的过程中,更进一步拉深了这份反差

当王金平遭遇马英九

文/何乡

王金平为女儿在马来西亚举行低调而秘密的婚礼,连王的秘书长和办公室参事都不知此事,这给陷入“关说门”的王金平赢得了很多同情。没有几个台湾人会喜欢一个在政治竞争对手为女儿举行婚礼时,发起攻击的领导人。很多人因此批评马英九欠缺人性,按惯例,王金平出境前一定会和马英九报告,但马英九后来的澄清表明,他事前并不知道王金平嫁女之事。

当王金平遭遇马英九

再往外延展,马英九高调召开记者会“铡王”,也给很多国民党内同志以相煎何急的观感:他的态度至少是粗暴的。他仍然是那副“不粘锅”的形象,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他对王金平的批评最初着力点在王对司法独立的干涉,在台北地方法院做出有利于王金平的初步裁定后,他也只能保持对司法的尊敬。

当王金平遭遇马英九

王金平通过司法诉讼扳回一局,暂时继续保留行使国民党党员的权利――更重要的是可以继续担任“立法院”龙头老大的角色。此时,他仍然没有口出一句恶言,反而声称马英九和“行政院长”江宜桦为“菩萨”,“他们就是让我力争上游,在逆境中继续成长上进的力量,所以还要继续感谢他。”

当王金平遭遇马英九

“不粘锅”马英九和号称“万应公”的王金平比起来,反差实在巨大。马英九和王金平,这两个个性特质迥异的国民党巨头,在相互斗法的过程中,更进一步拉深了这份反差。即便是在台湾,我们也很难说,制度可以决定一切;领导人的不同风格所引领的社会方向终有差异。

当王金平遭遇马英九

马英九的选择

马英九的麻烦从8月31日开始。这一天的23点,“检察总长”黄世铭夜奔马英九官邸,汇报了这起台湾“司法史上最大关说丑闻”,马英九当场双眉紧锁,表达出震惊的神色。

当王金平遭遇马英九

在“关说门”的处理引爆争议时,这一个晚上,时常会被拿来和5年多前作对比。那时的台湾“总统”还是陈水扁,但其家族涉嫌洗钱的行为,已经引起了关注。台湾“调查局长”叶盛茂把国际洗钱机构提供的相关情资,向陈水扁做了汇报。结果是,这个案子被“吃掉”,没有曝光。直到陈水扁下台后才被披露。

当王金平遭遇马英九

虽然同为“总统”,和陈水扁不同的是,马英九并非涉案的嫌疑人。不过,黄世铭仍面临“泄密”的指控,即便他将关说案处理为“行政不法”而非“刑事不法”。他之所以将案情通报给马英九,乃因涉案人位阶太高,需要马英九的支持。

当王金平遭遇马英九

此时的马英九,也面临几种选择。

他同样可以“吃案”,就如同台媒所报道的,陈水扁2003年掌握李登辉“国安密账”的部分情资后,曾在一个小纸条上写了几个秘密资金账户的名称给李登辉。“卖人情”也好,暗含威胁也好,马英九未尝不可以在“吃案”后,将信息通告王金平,换取王的感激与日后合作。

当王金平遭遇马英九

但马英九做了另外一个选择,公开案情。

此时他还有一个分寸的掌握。或者,在特侦组公布案情后,任由其发酵,自己不做过多介入;或者冲在第一线,在“总统”和国民党主席身份间腾挪跳跃,引领事态发展。选择前者,几乎可以肯定,王金平能保留住“立法院长”职位。马英九选择了后者,意味着他不想给王金平机会。

当王金平遭遇马英九

在马来西亚参加女儿婚礼,让王金平躲过了第一时间必须为“关说门”表态可能出现的词不达意。虽然马英九促请其尽快回台,但在9月8日婚礼结束后,王金平直到10日晚上才抵台。第二天上午,国民党考纪会将决定是否撤销其党籍,这是他回台的最后时限。

王金平身段柔软,在机场与接机的“立委”们密室协商后,于记者会上号召党内团结。他强调,包括马英九在内任何一任党主席交代的任务,不管有再大的杯葛,或许有时间的落差,但他一定会设法完成目标。在接下来递交国民党考纪会的陈述书中,他以“中国国民党永久党员”的悲情话语,强调自己始终与党同舟共济,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

在整个发言中,虽力批特侦组滥权违法,但王金平并无一句非议马英九。王金平诉诸情义的做法,和马英九神情严峻的点名指控形成鲜明对比。

马英九公开的解释是,“立法院长”关说司法个案,已经不再适任。这符合人们对他的一贯认知。“总统府”前副秘书长罗智强也说,如果换成他关说,马英九同样不会有任何犹豫。

();

但马英九在记者会上高调定位此案为台湾“民主法治发展最耻辱的一天”时,很多人联想起了陈水扁家族的弊案。很显然,后者带给台湾民主法治的“耻辱”更为巨大。作为国民党主席的马英九当然可以诉诸党纪,但他利用“总统府”平台的所有发言,都被认为逾越了应有的权力分际。马英九用力过猛,唤醒了民众“马王心结”的政治斗争记忆。

();

“没有敌人”VS“没有朋友”

在李登辉被开除出党,宋楚瑜出走另组亲民党,而连战也在与陈水扁的接连比拼中失败并退役后,王金平成为国民党内资历最深的政治人物。而马英九则风头正健,咄咄逼人,对王金平构成挑战。他们是国民党内最有竞争力的两位巨头,终将以火拼的方式较量实力。

1999年起,王金平一直担任“立法院长”职务。时间再往前推,他还有6年的“立法院副院长”历练。从1975年成功当选“立法委员”以来,他已是“立法院”最大一棵常青树。在国民党内的辈分自然也高,2000年起,他就出任国民党副主席职务。这些职务不能完全显示王金平的广泛社会影响力,30年的“立委”生涯,给他游刃在庙堂与江湖之间提供了很大便利。

马英九当国民党副主席的时间比王金平晚三年。在这之前,他政治履历中比较显眼的任职包括:两次成功竞选台北市长(其中一次还是击败著名的民进党领袖陈水扁),一次半途中止的“法务部长”经历,还曾做过“陆委会”的“副主委”兼发言人。初进政坛时的职务虽不起眼,但也值得一提:蒋经国的英文秘书。这一开始的中枢身边业务,很能开拓他的眼界。

王金平出身农民家庭,毕业于台湾师范大学数学系,而后在家族企业中协助经营。他精于生活与工作中的理性计算,轻易不令情绪失控。在他从政后,这方面的优势表现得更为淋漓尽致。

34岁当选“立法委员”时,他是当时全台湾“立法院”中最年轻委员。“王家军”在此后逐渐成型,很多人特质上与王金平有类似之处,总落个好人缘,例如在国民党中常委选举中,总拿得票率第一的黄昭顺,就是王系人马。

总强调“与人为善”的王金平, 有“万应公”的称号,他习惯于帮别人摆平事端。身为“立法院长”,他也善于协调“执政党”和“在野党”关系,在蓝绿之间纵横捭阖。不喜欢他的国民党人,称他“蓝皮绿骨”,这一次涉嫌帮柯建铭关说司法个案,更验证了其与反对党关系非同一般。在台湾政坛,人们通常说:王金平,没有敌人。

马英九则不同,他似乎很少有朋友。包括在当选“总统”后,也相对没有明显地将重要位置筹庸给嫡系和在选举中出过力的人。马英九有强烈的政治抱负,追求历史定位。他父亲马鹤凌曾任“行政院”青辅会处长、国民党考纪会副主任。

马英九从小就一直接受最好的教育,从台湾大学法律系本科毕业,一直到获得哈佛大学法学博士学位。在政坛也一路顺水顺风,在2005年角逐国民党主席之前,人们印象比较深的是,他1993至1996年任“法务部长”时,对台湾流行的“黑金政治”痼疾,进行大力扫荡,结果遇到重重阻力,最后他挂冠而去。“法务部长”任内不同流合污的操守,给他加分很多。

王金平的“立委”生涯,经历了从国民党威权统治时期,到向民主化转型的“黑金政治”肆虐阶段――李登辉主政期间,被认为是台湾黑金政治现象最严重的阶段。和马英九打黑时雷霆万钧形象不同,王金平则与黑帮存在晦暗不明的关系。

包括2010年有“台湾黑道仲裁者”之称的李照雄遗体告别仪式时,出任治丧主任委员的正是王金平。另一位更著名的“竹联帮”大佬陈启礼(刺杀江南案的主角),2007年遗体告别,王金平则是治丧委员会名誉主委之一。

与竞争党派间的暧昧关系,与黑帮的暧昧关系,与政商间的暧昧关系,在没有违法犯罪实据之前,都可以被解释为“立法院长”沟通朝野关系,处事圆通的实践。但这样暧昧的灰色风格,与立场鲜明有廉政洁癖的马英九构成本质上的区别。党内权力的竞争,个性特质和行事风格的差异,为接下来终将引爆的马王斗争埋下了伏笔。

“变通”的界限

同在国民党权力中枢共事,加上马英九在“法务部长”期间,必须到“立法院”接受质询,他与王金平存在交集。但在2005年之前,两人因矛盾冲突而成为公共事件的案例,并不多见。

在“关说门”之前,马英九和王金平的政治斗争,是在争夺国民党党主席之时,才发展到白热化程度的。

2005年,王金平64周岁,马英九55岁。

此前一年,国民党的连战与亲民党宋楚瑜联手合作竞选台湾“总统”,还是败给了民进党的陈水扁和吕秀莲。选举前夜,射向陈水扁和吕秀莲的子弹,或许是导致此结局的一个关键因素,但对于连战的政治生涯而言,这已并不重要。他必须为接连的败选负责,遗留下的空位,则引爆党内的纷争。

时为台北市长的马英九,几乎是党内公认可与陈水扁叫板的唯一人选。他也的确在第一时间抢先表态参选国民党主席。2005年的国民党主席选举,被认为是通往2008年“总统”大选的前戏。谁赢得这个职位,几乎决定他将成为国民党籍“总统”候选人。

王金平始终不是国民党内的NO.1,但资历要比马英九深厚得多。他年事已高,2005年的机会不容错过,马王对决由此开始。在这个过程中,除了展现个人优质的政治禀赋之外,还要指陈对手的缺陷,批评在所难免。

马英九竞选团队在电视广告中,主打标语除了“能真正推动清新改革的人,才能让国民党赢”外,还包括“真正能与黑金划清界限的人,才能让国民党赢”,暗指王金平与黑金政治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王金平竞选班底也指责马英九在2004“总统”选举前的3・19枪击案中,未能坚定与国民党站在一起――3・19枪击案发生后,台北市长马英九曾从法律出发,对“总统府”前蓝营长期抗议民众采取过强制驱离措施。

2005年,马英九在被负面形象拖累的“百年老店”国民党内,形象的确清新。他以72.4%的得票率,大胜王金平。

2005年只是一个开始。在2008年马英九如愿以偿担任台湾“总统”之后,王金平对他的掣肘开始显现。国民党在“立法院”占据多数席位,但在民进党的暴冲之下,王金平时常采取妥协立场,不完全按国民党的意愿行事。尤其当民进党霸占主席台时,他从不动用警察权予以制止。马英九曾批评说,多数党无法主导“立法院”,不配叫“执政党”。

在2011年台湾第八届“立委”改选时,马英九促成党章修改,为王金平量身订做“议长条款”,让“不分区立委”的连任次数增多,使王金平得以再度续掌“立法院”。这似乎是马王关系缓和的一个征兆。

但也是那次在“立委”改选后,国民党席次降低,失去完全的多数控制权,受民进党的制约更显严重。此前的美牛案,和现在正纷扰的核四案、服贸协议案等,都存在民进党杯葛导致马英九政策难以推进的困境。而王金平的温和世故形象,也受到诟病。

1.此文来源于网络文字采集,如有侵权请联系qq:766096353,我们会尽快给您处理

2.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