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热点 > 娱乐八卦 > 正文

吴征/左小青绯闻,揭秘杨澜离婚后如何与吴征一见钟情

作者:Monica 来源:网上采集 2016-08-13 03:49:27我要评论

这2个人是民众也没办法用口水淹死的人,所谓气大财粗就指的是他们。呵呵。吴征包的二奶是霍思燕,三奶是左小青。

章子怡这个傻瓜竟然给杨澜说了,杨澜曾经采访过章子怡,关系还不错!

用猜了,整章子怡的女的是邓文迪,男的是吴征。

揭秘杨澜离婚后如何与吴征一见钟情

();

只有经过了,我们才会明白,只有付出了,我们才会得到。有时候这种明白与得到往往意味着年少无知所带来的伤痛。直到杨澜邂逅了吴征,这一回,杨澜确定了,吴征正是她需要的爱人。而邂逅,一个很美丽的动词,在词典上的解释是:偶然遇见。难道,这就是命运在冥冥之中刻意的安排吗?

();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奇怪,再幸福的女人,说到自己的丈夫,除了说丈夫好以外,我想在私房话的环境下,当只有两个人的时候,还是会说男人的一些不是吧。比如,我是上当受骗的,等等之类的话。在中国古典的文化里,夫妻之间的称呼有一个很有意思也很让人联想的词汇——冤家,比较深刻地反应了夫妻之间的关系。

();

从上面的话我们来做个假设。给爱情一个童话的结构,把爱情放进去,做一次狩猎的猜想,我们来想象一下夫妻之间的情感场景,然后问我们自己一次,在爱情的追逐里,是男人捕捉到了女人做了自己的妻子?还是男人最后掉进了自己的陷阱,做了女人的丈夫呢?不管是怎么样的假设,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当你遇到了你生命中注定要遇见的那个人,你的一生除了幸福,就再也不会有其他的色彩。

今天,杨澜已经用自己的经历让我们知道杨澜是个奇女子,杨澜是个成功的电视人,我们还知道杨澜漂亮,杨澜聪明,我们当然也知道杨澜的先生是吴征。不过让我们再来假设一下,杨澜这样一个聪明、伶俐、漂亮、聪慧的女子,应该是见多识广,在杨澜没有遇到吴征以前,杨澜心目中幻想的男性应该是什么样的,或者说什么样的男人才会吸引杨澜的视线,什么样的男人会让她觉得印象深刻?

杨澜曾经说过:“最难的选择是选择一个老公。”这里杨澜的感慨,其实就是她自己的亲身经历,是事后所经历过的挫折中的经验和总结。因为刚毕业的杨澜觉得一个女人,到了年龄就嫁人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于是,刚出校门的杨澜就选择了婚姻的归宿。但是杨澜的第一次婚姻只维持了一年多的时间就以和平分手而告终。杨澜说:“你需要什么样的男人,什么样的生活,初恋是想不清楚的。”所以,就有个电视剧说“初恋时,我们不懂爱情。”

经过了短暂的婚姻之后,杨澜对于男性有一种灵性的透视,对于男人杨澜突然拥有了一种后生的敏感。也许是经历了太多,杨澜开始走向成熟而告别了少不更事的幼稚才让杨澜有了今天的敏感吗?还是这种敏感无意中抵制了更多的男性,而只给吴征留下了一条爱情的通道?

见多了成功人士,见多了聪明人士,也许相反的才是最吸引人的?对于杨澜这样的女子来说,也许糊涂才是捕获爱情的最高境界吧。这样说,不是在暗示吴征做局,而是想说吴征的运气实在太好了。如果吴征一眼就认出杨澜的话,可能就不会有以后的爱情故事了,那就不会有阳光,也不会有那么多杨澜制作的电视文化。

杨澜与吴征的见面很有戏剧性。杨澜说:“当时我刚熬了一个通宵,在朋友家我一直喝着不放糖的咖啡,怕自己睡过去。吴征后来说,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我很憔悴。他不知道我头一晚上没有睡觉,熬了一个通宵在做论文。”就是这时候,吴征登场了。

当时很巧,巧到这次见面好像是主人的刻意安排。因为吴征进来的时候,杨澜除了不认识吴征以外,其他的人都认识。而吴征当时却是除了杨澜以外,其他的人都是吴征的朋友。于是,吴征与杨澜的手就很自然的被主人招呼到了一起,虽然那时候是一种客气的连接。也许连主人都没有想到,这次偶然的认识竟然引起了一场后来电视界的狂澜。

主人对吴征说:“这是杨澜,国内最火的节目《正大综艺》的主持人。”

吴征迟疑了一下,从神态里杨澜可以很清晰地看出来,吴征知道《正大综艺》,但吴征下面要说的话,杨澜没有想到。吴征很有礼貌地说:“认识您很荣幸。”然后又接着说了句:“您认识袁鸣吗?”

杨澜一笑还没有接话,马上就有人笑起来。上来对吴征说:“Bruno,杨澜小姐做了4年《正大综艺》的主持人。因为来美国读书,才由袁鸣接替的。你以为我们在逗你玩儿啊?难道主持人还能冒充?亏你也是搞电视的。”

通常人的习惯性思维是这样的,认识一个新的朋友,知道对方在什么地方工作的时候,正好自己又有认识的朋友在那里工作,就会问对方,这样可以拉进陌生的距离,吴征显然在运用这种手法,但却忘了杨澜是《正大综艺》第一位女主持人,用习惯性的切口显然不适合这个戏剧性的见面,虽然有朋友解围,却让吴征更尴尬了。

吴征有点儿局促,很尴尬地笑了笑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每次回国都忙得没时间看电视。因为袁鸣采访过我,所以我才知道她。我以为你们是同事呢。”说着向杨澜伸出手来:“我叫吴征,很高兴认识你,以后请多关照。”

下面的交流就简单了很多。刚开始的时候也只是礼貌性的交流,在国外这样的聚会常有一种老乡见老乡的感觉。可能是杨澜的宽容,或者还有吴征的真诚,两个人最后竟然聊得很投机,都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杨澜说:“很奇怪的,在聊了一会儿之后,我突然意识到,我有点喜欢上这个人了。这个人的眼睛真诚,让人信任。”也许是因为杨澜做主持时见过的眼睛都是一种崇敬?或者都是一种仰慕?当杨澜看多了那种隐藏着内心想法的眼神时,对于真诚的渴望和寻找,让杨澜对那种真诚的眼神有种渴望已久的敏感。

这就是杨澜跟吴征的第一次见面。简单到你都想象不出来还有什么可以发挥的情节。

中国有句老话,不是冤家不聚头。冤家是一种仇恨,奇怪的是,中国的文化竟然赋予了冤家又一层意思,把夫妻之间的关系也称为冤家。冤家竟然成了夫妻相亲相爱时的一种儿女情长的称呼,暗示着东方文化里的智慧。

在聊天中,杨澜知道了吴征的一些情况,也因为吴征的真诚,杨澜喜欢听吴征那种带着大舌头的南方口音说着从老辈人口里遗传下来的江苏宜兴口音,这个地地道道的江南人,却生就一副北方人魁梧的体魄和豁达的心胸。

吴征跟杨澜谈电视,围绕着杨澜的工作圈子聊天,杨澜发现,听吴征说话是一种乐趣,虽然吴征没有那种幽默感,可是吴征的口气就已经让杨澜困意全消了,何况吴征在杨澜说话的时候还是一个很好的听众。

对于艺术上的分歧和共识,吴征并不隐藏自己,这让杨澜感到吴征的真实。如果说陌生的男人和女人在第一次相识的时候,应该带着一种谨慎,带着一种小心,带着一种礼貌,带着一种试探的防备的话,那么初次见面的杨澜和吴征好像都忘记了这种与人交谈的礼仪。在这种谁与谁都可以聊,谁也不会在意谁的朋友聚会上,杨澜和吴征被大家有意或无意地忘却了,而杨澜和吴征却是无意中进入了两个人的语言世界。

爱情是一种好奇,是一种对自身不足的补充和学习。当杨澜需要的东西在吴征身上体现出来的时候,杨澜发现,这个真诚的让你不自觉就会信任的男人,并不是一种糊涂,更多的是一种真诚里的大智若愚。

1.此文来源于网络文字采集,如有侵权请联系qq:766096353,我们会尽快给您处理

2.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