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热点 > 娱乐八卦 > 正文

窦文涛:武汉出现阴间结婚证 经联合国认证

作者:Monica 来源:网上采集 2016-08-13 03:15:17我要评论

陈丹青:我在十岁时过继给死去的叔叔

窦文涛:你说这事儿,我想起你有一回说王安忆有个小说。

陈丹青:是一篇很动人的小说,但是我自己就有过这样的经历。

窦文涛:武汉出现阴间结婚证 经联合国认证

窦文涛:你也没阴间结婚。

陈丹青:不是,这个传统是渊源流长,我的老家在广东台山,然后我父亲是独生子,其实他有过一个弟弟,婴儿时代就死了,那个年代常有这样的事情。我记得我十岁左右,父亲带我回村里探亲,奶奶就希望把我过继给死去的叔叔,因为他既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她就放了一只鸡在厅堂里面弄了一点香,让我去拜一下,然后我就看爸爸,我觉得他不要我了,但我爸爸就让我去,我就明白只要鞠个躬烧个香就可以了,在十岁的时候过继给早就死去的叔叔,做他的儿子。

();

窦文涛:你经历过。

窦文涛:武汉出现阴间结婚证 经联合国认证

陈丹青:但是王安忆的小说太有意思了叫《天仙配》,题目就叫《天仙配》,是他不被注意的一篇小说。北方一个村子没水挖井,小伙子下去,结果没操作好压死了,18岁。村长就觉得很对不起老两口,而且是独生子埋了,埋了以后一直商量怎么他配姻亲,忽然想起来,咱们村里抗战后期,有一位走丢的八路军小姑娘,17岁左右,赶紧找到这个小姑娘的墓地起出来,跟18岁的小伙子葬在一起,写上两个人的名字,村长在老头、老太太那有了一个交待,你儿子死了,阴亲也配好了。

窦文涛:武汉出现阴间结婚证 经联合国认证

梁文道:也给娶媳妇了。

陈丹青:圆满了,但是有一天一个吉普车开来了,村里面从来没来过,省里有个干部调查,一个大官想念他小时候的女朋友,问问这一代能不能找到她的墓,有意思吧。

窦文涛:成了人家的阴间媳妇了。

窦文涛:武汉出现阴间结婚证 经联合国认证

陈丹青:最后老头就知道村里有人不好说,说咱们出去走走吧,意思就是带我到墓地去看,村里人都跟着,他手里拿出一个17岁小姑娘的照片,有一个老太太就哭了,她还记得这个小孩,村长知道瞒不过了,交涉好了以后,又有一天四辆吉普车开向村子,停在村外派人下来,把起出来的女孩的骨灰带回去了。

后面非常好,村长说在我们所有人的记忆力,那是一个17岁的小姑娘,现在被白发苍苍的老干部带走以后,忽然这个姑娘老了。我很感动,我跟很多人说过这个小说,我就问王安忆是虚构的还是有故事,他说这是在山东听到的故事,他说虚构的永远没有真实的好,但是这里面的心里过程当然是他写的,拍部电影多好。

窦文涛:武汉出现阴间结婚证 经联合国认证

窦文涛:中国人希望死后仍延续生前关系

窦文涛:没错,而且中国人的生死,中国人死后还是现世的那些事儿,我就想起有一个外国学者研究丧葬文化,发现了这个特点,中国人还是要在死后,把活着时候的关系、计较延续,死了跟活着一样。

窦文涛:武汉出现阴间结婚证 经联合国认证

梁文道:是这样。

窦文涛:有一次看柳茹氏,最后给钱千亿收了,但她是做妾。我说柳茹氏哪呢,先看见一座孤坟,然后大概走50米左右,再一看钱千亿那三座坟,钱千亿在这头,钱千亿的父母亲是一头,钱千亿的老婆元配又是这一头。他们是一排,柳茹氏离他们远远的。

窦文涛:武汉出现阴间结婚证 经联合国认证

梁文道:位置也讲究。

窦文涛:似乎又能够跟最远端的钱千亿相望,但是中间隔着他的父母亲和他的大老婆,有没有琢磨过。

梁文道:以前香港也像大陆一样,烧很多东西给先人,香港一直没断过这个传统烧到今天,他们已经讲究到什么程度呢?我在香港正好来北京前几天,经过一家店,看到有iphone4,什么你想得出的新玩意儿都已经做好了。

窦文涛:武汉出现阴间结婚证 经联合国认证

陈丹青:梁启超墓是民国人物最好的墓

窦文涛:你说香港我想起香港一个著名的事儿,香港人安说挺专业的,可见墓园管理是多么容易出混乱,有个孝子就哭了,报纸登出来了,拜了38年,拜了别人的爹。

窦文涛:武汉出现阴间结婚证 经联合国认证

梁文道:香港有一个墓场,也是在中国现代史上有名,因为蔡元培先生葬在那,那个墓就很平常,在一堆墓碑中间,你到那就感觉特别好,好在什么地方呢?刚才我们说很多名人的墓也许都有点特别,好就好在他太不特别了,你得找得问,他就在一群人的墓中间,真了不起,这是北大思想最偏激的人。

窦文涛:武汉出现阴间结婚证 经联合国认证

陈丹青:你刚才说到景点,去年我突然撞上了梁启超的墓,就在北京郊外的植物园。

梁文道:还真不知道。

陈丹青:咱们一定得再去去,非常非常好的一个墓,是梁思诚设计的,在梁思成的左侧还有他的哥哥,另外两家后代的墓,也设计的非常好,这是我见过民国人物最好的墓。

();

梁文道:就在植物园吗?

陈丹青:就在植物园。

梁文道:很多人去吗?

陈丹青:没有人去,所有的历史名人,尤其是清末明初的很冷清的,没有人去的,我自己特别想拜董其昌的墓。

窦文涛:在哪?

陈丹青:董其昌这么一个伟大的画家,如果在西班牙或者法国都是不得了的事儿,据我一个去过的朋友说,就在无锡的一个荒草丛中。

();

梁文道:我好像听人家说过。

陈丹青:他是松江人怎么会葬到那去,因为没知识我得了解一下,因为我太喜欢董其昌了,我想去看看他的墓。

窦文涛:咱们应该有冷清的墓,旅游景点都是热闹的墓。

梁文道:但这也有好处,怎么讲?比如外国有一些名字的墓相当集中,非常热闹,像伦敦的墓当然也是很有气派,一进去一个个人数下来。

陈丹青:就在地上?

梁文道:对,而且很壮观很漂亮,但中国这些名人的墓,我觉得有几个好处,当旅游景点看冷清,越冷清的时候越静,其实气氛更好。二就是太偏远了,几的地方散开的,你得找。十年前我去祭孔,那时候没什么人去,进入孔墓之后,我还记得那时候还问附近哪有香买,还折腾半天在找到香,给孔子上香。

窦文涛:这么一说,还真是应该去寻觅一下名人的墓。

1.此文来源于网络文字采集,如有侵权请联系qq:766096353,我们会尽快给您处理

2.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