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热点 > 娱乐八卦 > 正文

[锵锵三人行]窦文涛:内地大学生收入“民工化”

作者:Monica 来源:网上采集 2016-08-13 03:15:17我要评论

内容提示:本期节目窦文涛、许子东、马未都谈内地学生的毕业礼和高考的话题,窦文涛谈到,内地毕业大学生收入“民工化”,毕业礼太成人化,许子东称,十分留恋内地大学具有的大学精神。

[锵锵三人行]窦文涛:内地大学生收入“民工化”

凤凰卫视7月1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马先生,这个许老师你看是花团锦簇,最近心情很好,许老师是吧。许老师我一直惦记着,他有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儿,他这个女儿我们过去,我们组里的男孩子看见都说,都有心思,但是我说那玩意儿咱也追不上,因为许老师这女儿,一直名校,现在感觉是要给贝聿铭做助理去了,是不是?

[锵锵三人行]窦文涛:内地大学生收入“民工化”

许子东:没有,在另外一家公司。

窦文涛:哈佛之前是什么?

许子东:哈佛之前是柏克莱。

马未都:柏克莱是很好的学校。

窦文涛:然后哈佛学建筑,她现在拿的是什么学位?

[锵锵三人行]窦文涛:内地大学生收入“民工化”

许子东:拿的就她建筑的一个硕士学位。

窦文涛:硕士学位,所以为什么我说许老师最近心情好呢,在这个父亲,我记得他说一句话,他就说后来我还问过王蒙,我说你有这个感受吗?就是说,他说一句话他说父亲要是有个女儿,父亲就会有一个感觉,就是说一辈子都欠她的,就你莫名其妙的觉得好像欠她的,你现在还有这感觉吗?

[锵锵三人行]窦文涛:内地大学生收入“民工化”

许子东:这不单是女儿吧,反正你爱上什么人,你就觉得欠她的,反过来甚至定理可以倒过来推,你要是跟一个人接触,你觉得你什么都不欠他,这说明你还不爱他。

[锵锵三人行]窦文涛:内地大学生收入“民工化”

窦文涛:但是你看,这王蒙80岁了,我问他,他就说我没有这个感觉,他就又问了好几个孩子,他把这个归结为什么呢,可能是因为你只有一个,他说你像我有几个孩子的话,我好像没有什么这种感觉,觉得对某个充满歉疚这种感觉。

[锵锵三人行]窦文涛:内地大学生收入“民工化”

许子东:那是因为我也有一些实际的原因,她很小的时候,她从两岁到五岁不在她身边,我去美国了,那时候她在上海,所以我再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五岁了,她已经很大了,中间有几年,其实是他们说爸爸去哪里了吗,我那宝贵的三年就不在,所以我就一直觉得这儿有个欠缺。

[锵锵三人行]窦文涛:内地大学生收入“民工化”

窦文涛:内地学生毕业礼趋于成人化

窦文涛:好父亲,但是他给咱带来一个什么话题呢,他去参加哈佛大学的毕业礼,最近我觉得我周围的年轻人,让我一下子发现,毕业礼成了个事了,因为以我这个岁数的普遍来说,毕业还有什么礼呀。

[锵锵三人行]窦文涛:内地大学生收入“民工化”

马未都:就撒腿就跑了。

窦文涛:撒腿就跑了,就是我现在发现人们今天真是日子过好了,你这表现出生活变化丰富了,你像我们大学毕业,拿什么毕业礼,就看你到点儿走吧,就唯一我记得,就是到操场上,全系同学照了个相。

[锵锵三人行]窦文涛:内地大学生收入“民工化”

许子东:现在有吧,现在内地大学没有吗?要穿袍子照。

窦文涛:对,我们那个时候哪有仪式啊,现在你知道就内地大学,现在纷纷这个毕业礼,你知道都到什么程度,而且我认为现在这个小孩子,搞得都成人化了,你比如说武汉在哪儿啊,一个班的同学,自己集了10万块钱,10万块钱办一个毕业的Party,然后也有一个女生,穿的都像是我们凤凰卫视女主持,出席什么华人盛典,但男生都是燕尾服呀,你说这帮小孩,不是我想说什么,小孩子整得,后来我又看见一个新闻,说是高中的毕业礼,高中生拿着那个小包,你一看就是那种什么。

[锵锵三人行]窦文涛:内地大学生收入“民工化”

马未都:都假的吧。

窦文涛:跟男同学翩翩起舞,我说现在这个毕业礼。

许子东:这个是受美国影响,美国高中毕业的舞会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有点类似于成人礼,他们很早就要计划,那一天谁请你跳舞,班上就是折腾,你看美国有好多青春电影,就描写这个嘛,快到读书的最后两年都没心思,就在想那一天是谁跟我一起跳舞,其实那个高中的拍拖男女关系,最后多数都是散了的,但那一天是非常正式的,得穿西装。

();

窦文涛:而且你知道中国有些大学比较开放,就我听说,咱现在很多事咱都没听说真是错过了,就说大学快毕业了,有这个约炮的你听说过吗?

马未都:跟谁约啊?

窦文涛:女同学,跟同班的,男同学跟女同学通过什么呀,就约炮就是那意思,咱都毕业了,各奔东西了,我一直对你暗恋了这么久,咱不来一炮就走,太可惜了,这女同学也有乐意的,就觉得真是最后了嘛,打一炮打一炮嘛。

();

马未都:有这事?

窦文涛:有这事,所以我赶快去,你是什么学校,我要到那儿去当老师。

马未都:你当老师也只能看着,老师跟学生之间这个鸿沟现在越来越平,给填平了。最近广西吧,好像有个学生跟老师是因为论文问题,最后就翻脸了,就告她老师占她便宜了,后来老师说我占你什么便宜,你看咱俩这个短信,就全部都公众了,说我为了公平,要不然大家都骂我,我身为师长占女学生便宜,这很不合适嘛,结果那一看,最后那女的说呢,这都是一年以前,一年以前我们俩事,什么事都干,但是现在我不这样了,就是最后主要是论文没通过,如果论文通过了啥事都没有。

();

那老师说我帮你,我无论怎么帮你,只能帮到我这块,还有其他老师我帮不了你。

许子东:你得一路战斗下去。

马未都:对对。

许子东:太累了。

窦文涛:有的女明星她有这个体会,这家伙你光睡了导演不行,你得摄像,你摄像不好,灯光不好不行,灯光也是。

许子东:那是各种矛盾当中最主要矛盾,这个要睡睡得高,下面就迎刃而解了,这矛盾论没好好学习。

窦文涛:这是系主任说的话,要睡就睡高的。

许子东:不不不,不能这么说。

窦文涛:那咱们还是讲你女儿,许老师也让我们开开洋荤,咱看看哈佛大学的硕士毕业礼。

许子东:她也不是,她是学士、博士、硕士一起的,它应该是全校一起。

窦文涛:搞一块儿,所以许老师拿手机拍了一段,我们可以来欣赏一下,分享一下女儿的喜悦。

马未都:这人够多的嘛。

窦文涛:这一看就是哈佛。

许子东:它就是一个草坪,它也没有像样的体育馆、广场,它其实就是图书馆门口那个草坪。

马未都:很随意。

许子东:据说就是这么个传统。

马未都:这猛一看不大像毕业礼,猛一看像草坪晚会。

窦文涛:草坪晚会。

许子东:对对,就这样的一个形式,但是来的是很多重要的人,学生也很看重整个仪式,我拍的不好拿那个手机。

窦文涛:他们在干什么呢?

许子东:那边在宣布谁谁谁拿学位,下面这些坐的都是家长,付了很多钱坐在这地方。

窦文涛:付钱?

马未都:拉动哈佛大学的消费。许子东:你来去那天,旅馆非常贵,机票还有中国飞过去的,它那个传统是所有的家长,它的学生是全世界来的,它那些老爸老妈也得全世界飞过去。

许子东:对呀,拉动波斯顿的。

马未都:波斯顿的消费

许子东:经济,波斯顿大学城,它几家大学轮流这么办,所以整个城市经济。

马未都:连吃带玩,带观光,照着十天半个月,您去了几天啊?

许子东:我多了,后来又三天去了别的地方。

马未都:你看呐,所以咱们去了拉动美国经济。

许子东:又去看玛雅文化。

马未都:你看咱这儿就不行,咱这儿都一个人照相是不是,最惨的一个,什么生物,我看那个毕业照是个生物学家。

窦文涛:对对,你知道北大有一个专业叫古生物什么考古专业,这专业就一个学生。

马未都:一个学生自个儿,合影就一个人。

窦文涛:还是一个女学生。

马未都:那是网上比较红的一张照片。

窦文涛:我记得我们真是毕业,你想我是1989年大学毕业,我说有什么礼呀,我们就是在操场上全系同学照了个相,然后还洗出来,那一放大了自己我都没找着,看不清。

许子东:但是你穿那个衣服过那个礼,我觉得它还是有意思的。

马未都:有意思。

许子东:我十分留恋内地大学具有的大学精神

许子东:对学生来说,他不忘掉,因为现在不是很多内地的好学生考香港嘛,变成了一个社会问题,很多人都在问我,这小孩成绩非常好,到时候选清华北大还是港中大,还是港大,就让我们谈这样的问题。技术层面上,香港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但总体来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内地大学的大学精神还是非常留恋的,我还是非常留恋的,我在香港我总有一点不满足,因为在内地我最留恋。

他们问我说内地大学的大学精神什么最留恋,我就是说,我记得我们当时,我们不相信政治课,我们也不相信学校的行政管理,我们也不相信成绩,但是我们都相信自己的老师,然后相信你是谁的学派,就这是哪一派,这是哪一派,对自己的老师,对自己的这种师承,非常严肃,非常自豪,不知道怎么样,这个在美国也有,但我在香港就看不到。

你知道现在的问题大到什么程度,现在一年,今年900多万人口,毕业六七百万人,就是大陆现在每年毕业一个香港的人口,一年600多万,十年就6000多万,大学改制20年,一亿多人了已经是,换句话说十分之一的内地的人口,是过去20年的大学生毕业生,你仔细再想想,这些人,天生中产阶级,他们将来不会再愿意到什么弱势群体了,他们自己心里也接受不了了,他们有多少能变成有钱阶级当官、拼爹,那再说,但是至少这个十分之一的人口,就是将来稳定的中国的新兴的中产阶级的人口。

窦文涛:内地毕业大学生收入“民工化”

马未都:他是心里的中产阶级。

许子东:对对,说的对,物质上达不到。

窦文涛:没错,实际上多少现在还啃爹呢。

马未都:不是,您看有的大学生毕业生的收入也低于能操作的人,比如说中技校,颠个勺的都比他挣钱多。

窦文涛:叫收入民工化。

马未都:对对。

窦文涛:他实际上拿的是相当于民工的。

马未都:对,很低的,所以它也是个问题。

许子东:但是你知道这问题有多大,你一般的农民工进来了以后,我假如混得不好,我一个月赚一两千,那他就也忍了,让了,对不对,我乡下来,但是你要是北大毕业的,你说他什么卖个猪肉就变新闻了,你这个赚两千块钱,他就觉得社会不公了嘛,所以这样的人口你想想,转眼已经是中国人口的十分之一了大学生。

马未都:数量很大。

许子东:我非常奇怪中国这么多的电视,这么多的节目,现在是《爸爸去哪里》呀,相亲呀什么的,我没看到有专门的教育,就是关于大学生的节目,就是专门关于大学生的,不管什么形式的节目。

马未都:他主要是不好教育,大学生都各自有自己的,就你说那个他老觉得不对,你怎么说都是不通。

许子东:但他们是社会上非常重,这个十分之一是非常重要的十分之一对不对。

许子东:就是这个十分之一的人口,他们年龄在于20岁到40岁,你想他们的身份是大学毕业生,他们的处境不好,找不到工作,少数能够达到真的中产,少数的能够上学,大部分人存在。马未都:很重要。

马未都:平庸。

许子东:屌丝逆袭不了的状态。

窦文涛:是,但是你觉得这些人还是文化人吗?

许子东:你不能用传统的文化人的概念来讲,现在的大学教育。

窦文涛:也不叫文化人了,也不算读书人了。我觉得现在很多大学生,他已经不读书了,我的老观念觉得大学生还是读书人嘛,可是今天的大学生我看很多很多。

窦文涛:他看见书就困了。

许子东:就跟香港一样,它变成了一个职业培训,大部分人最关心的就是找到什么工作,现在硕士好工作,大家都奔硕士,但是你知道在中国的传统里面,这可太重要了,西方、欧洲整个近代史,就是政教分离的历史,咱中国的文化,我们以前小时候觉得科举不好,其实咱们不得了,中国之所以社会这么发展这么多年稳定,中国早就政教分离了,中国从来不是皇帝独裁一个人说了算,但是中国的这个教不是教会,中国的教就是儒家,就是意识形态,而且跟文官,就是科举制度。

科举制度一方面它维系了整个社会的意识形态,就是理智人性,另外一方面它是政府制度的一个绝大的改良,它就使得历朝历代不能光拼爹,你能读书上去就能坐到官,所以中国人对教育,这句话反过来讲是,教育在中国文化、中国社会的重要性,超过其他国家,超过有宗教的国家,中国的教育它不仅是实际的社会功能,而且它有准宗教的形式。

窦文涛:对对,这说得好。

马未都:它这个古代教育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它的起点是公平的,就起点我们的起点,现在也讨论这个问题,就是说在30年前考大学,你看入学的学生也堪忧,非常贫穷的考上了,现在反而没有,就是说起点的公平会逐渐在丢失。

窦文涛:为什么呢?

马未都:正因为教育的资源,你看现在教育资源,你是没有孩子需要上中学,你要有孩子上中学,那都打破了脑袋,现在最好的名校进不去,北京很多学校门口,永远有家长在那儿有诉求,就说我们这孩子应该进怎么进不去。

窦文涛:对,你说这个我觉得倒有意思,我刚才听你说,我觉得中国古代,其实是解决了一个贫寒子弟,贫民子弟可以上位的问题,它科举嘛,科举就是甭管他考得靠谱不靠谱,但是他毕竟是公平的,他不是拼爹的。按说高考不就是现代科举吗,可是你看加了一个不同,过去的没有什么补习班,他学得都是四书五经。

马未都:对,都一样的课。

窦文涛:一个经典,一个系统,它不是说你不管是在河北的一个村,你还是在四川的一个村,没有太大的差别你准备四书五经,但是你看今天。

马未都:全都不一样。

窦文涛:在教育资源上不平等了,你上得是什么样的,你像我们河北那个。

马未都:升学率。

窦文涛:升学率最高的。

马未都:衡水中学。

窦文涛:衡水中学,那真是你进了这个中学,你就等于能上大学,它就这么横,它的那个学校老师拿出来的题库,它就能压中,那你说研究高考出题,就是那些包括湖北的一些中学。

马未都:黄冈。

窦文涛:黄冈。

窦文涛:太狠了,要我说世界在中国面前都发抖了,就是你中国人聪明,任何考试,包括那个叫什么GRE。

马未都:那不懂。

窦文涛:就考他们考英文的,就是像跟托福似的东西,一切的东西。

许子东:就比托福高一点,考研究生的一个英文考试。

窦文涛:没错,中国人全都能给琢磨着,就这个题库,练,考过了之后你还是不会英语,但是你就能考高分,这家伙这个民族。

马未都:中国古代官员子弟考试严加一等

马未都:我们现在确实有这个问题,就是说你这个制度全筛选了很大一部分,现在所有的名校进去都很困难了,就是它除了天生就户口在这儿,它是跑不掉的,剩下的你要进去都花费大量的资金来支撑,包括有的家长是移位来的,就说我家不在这儿,我要买个房子在这儿,或者我租在这儿,就成本都会急剧增加,这样的话就把社会最贫寒的人全部都挤掉了。

我们这些年,你其实教育部肯定有统计,就是最贫寒的人考上大学的数量肯定是下降了,不用说肯定是下降了,但我们古代不是,我们古代非常清晰,就中国的科举史1300年,官职宰相的,贫寒的人占一半以上,就非常贫寒的人,最后官职宰相,就是它的制度,它的筛选制度,而且过去官场上有一个制度,就是古代科举,明清两派都非常严格,就是凡是官员子弟考试,严加一等。

窦文涛:是吗?

马未都:反而严,它要封一个记号,这个考卷要严加一等,不是我们现在是,咱现在要做上一个记号肯定是放宽。

许子东:对对。

马未都:它是要加严,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呢,它就使人才出现了概率。

窦文涛:概率。

马未都:和人才的那种新鲜血液,因为他本身不是你这个阶层的,他进来一定是新鲜的,对吧。

窦文涛:对。

马未都:我们现在这个阶层的流动会越来越差,就是上层的人永远在上层流动,中层就中层,下层就下层,下层就得逆袭,逆袭老逆不成,所以就是天天就当屌丝。

许子东:那时候考试的时候皇帝也出来了。

马未都:对呀,皇帝出来绝对。

许子东:是一件非常大的国家大事。

马未都:对对。

许子东:你要是泄露考题,就是泄露国家机密,但是你能想象那个皇帝出来说,凡京城来的举人,分数就可以低一点,能想象吗?今天就是这样啊,能想象历朝历代皇帝说。

马未都:我有一个不明白,为什么我们所有省份的题都不一样,为什么不能,既然是全国统考,因为都上一样的资源,为什么不能变成一个统一的考题呢。对呀,各省不一样,所以我觉得可以就随机抽,你比如说我们三十多个省市自治区,每个省都给主题,比如说这个卷子有五十道题,那每个省都出五十道题,然后把这巨大的题库扔在电脑里,随机的,第一题抽出来是北京出的,那就北京这道题,第二道题抽出来是上海的,那就上海这道题,对吧,上海第二题抽中,然后出来以后这个卷子的,任何人因为它是随机的嘛,那你考试中,可能就是你觉得的东西超出这个范围或者不在这个范围里,那就看你考生的应变能力,非常公平。

那有人就会说,那你教育资源不好的地区就吃亏,那你把国家分成比如五类地区,教育资源最差的就加分,加一个百分比,那这样的话就使它非常,我就觉得就变得比较公平了。

许子东:现在是减分,是大城市。

马未都:对,越好教育。

许子东:现在连户籍改革都跟这个有关,房价都跟这个有关。

窦文涛:是是,没错,这不公平的事太多了。

许子东:我们现在的事情的排位,你想如果什么事情重大的话,我们第一想到了政治、军事、外交、科学,然后排到很后面才是经济发展,当然也非常重要,那到后呢文化、体育、教育,教育是排在很后面的。

其实要回想一下,在我们中国历来的这个社会里面,教育它真的不只是一个人才选拔机制,不只是一个,真的就像现在学校这个问题,它一方面在人,它维系的所谓社会公平,维系的一个政权的道义的合法性,另外一方面它实际上制约了官场的更新,它补充了,否则的话,你就是每个官员他自己的子弟不断的扩大,这个以前更没法控制,所以它有一个道义上的重要性,今天人数扩大了这么大倍,刚才讲过的,每年700万的这些毕业生,这些性质其实没有变化,但是现在大家还是把它看做是一个职业培训,一个教育,最多是一个就业问题,没有充分注意学校。

马未都:但是就业现在不好,所以国家也着急,每年到这会儿都是摆这些就业问题,这些一年六七百人的就业,很大的问题,而且那个就业,不是有业就他就去,他是理论上中产阶级,中产阶级没这么多位置,所以大量的人还有没有本事,就大学毕业了以后,你来了没法用,所以倒是现在中技校供不应求,你学的手艺供不应求,所以我看到最近,中央就是开会,包括习近平直接就提,就说要让这些中技校技能培训列入国家教育大纲里面。

马未都:就很麻烦。窦文涛:你说这个人,我那天听一个互联网的专家就给我讲,讲什么马云他们正在干什么,他说将来这是非常可怕的,就是他一个。你比如说,现在他不允许你们弄网上的金融还是受限制的,但是听说他们要弄什么网上的保险都有这么一些想法,一旦弄成了之后,就光是,就减少了多少个工作岗位,我就跟你说,全是在网上的话,那你说。

窦文涛:多少工作岗位都没有了,你不是像有些事想着说它会在另一个地方增加去那么多人,不会,新技术的发生就是减少了人,那你这么多人,几百万学生他上哪儿。

许子东:多办几次世界杯,争办世界杯,大家可以忙活一会儿,维稳的力量多一点。

窦文涛:对,有世界杯,他们看球都睡了,也没功夫干别的。

许子东:不,今天的中国大学扩招以后。

1.此文来源于网络文字采集,如有侵权请联系qq:766096353,我们会尽快给您处理

2.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