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热点 > 娱乐八卦 > 正文

竹幼婷:所有的台湾人本来就应该被赤化

作者:Monica 来源:网上采集 2016-08-13 03:15:15我要评论

核心提示:本期节目请来嘉宾竹幼婷的马家辉同聊大陆娱乐节目的话题。窦文涛认为自从有了网络,越发感觉有一种全球的平权,过去明星地位很高,现在明星是低于观众的,现在慢慢发展成虐星时代。

竹幼婷:所有的台湾人本来就应该被赤化

马家辉认为现在女人在电视上公开欣赏男性是种进步,性欲的解放表达的解放是很好的事情。对于有些台湾政治人物提出警惕大陆娱乐节目赤化台湾,竹幼婷认为有些担心过头了,并认为所有台湾人本来应该会被赤化。

();

凤凰卫视4月25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咱们谈谈咱们的电视,我觉得这两年就是中国的新闻节目我认为进步不大,跟谁比进步不大呢,跟中国的娱乐节目比进步不大,这个娱乐节目现在又有很多新的贡献,他有时候带来很多新的流行词语,你比如说《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这都街知巷闻,最新的带来的话,家辉特爱听,夹紧。

竹幼婷:所有的台湾人本来就应该被赤化

窦文涛:你看,这是什么,这个人跳水我不认识这个女的,但是我也不想诋毁人家,我只是提出我的合理的一个怀疑,也不表达歧视,我认为整容也不是坏事,我说这么半天,我个人的感觉这个胸不是真的。

竹幼婷:根据你阅胸无数的经历,你说这不是真的。

();

马家辉:没有,这个我有发言权。

竹幼婷:你有发言权。

马家辉:因为这个图在网上广传。

竹幼婷:所有的台湾人本来就应该被赤化

窦文涛:再看这个,这家辉爱看的。

竹幼婷:什么意思啊?

窦文涛:这个举这个牌子,所以成为热议的词,夹紧,很多时候我们都要掌握夹紧的原则。

马家辉:因为我把那张图放大,我特地请我助理下载下来放大,我研究了好久,我那结论是说我们不能排除那是真的,我也不能说否定那是假的,为什么,那是灯光效果,我请我助理研究了比对了上面那个水上面不是有个灯光吗,跟她胸部的灯光基本上处于同一个光谱上面,所以可能胸部那个光影效果。

();

窦文涛:你这么说严谨了,就是不能完全。

竹幼婷:毕竟是博士,就是你用论文的那种角度去研究。

窦文涛:因为我注意到这个在水里其实幼婷比较了解你们,就是说它是会上浮的,对不对,它是不是女性的要轻于水的。

竹幼婷:这个女明星的争议不在于这张照片,还有另外一张照片,我还看到就说她在起跳的时候得双手高举然后做起跳的动作,所以有人说这个是不是手术的疤痕就在一个比较敏感的部位,让他们觉得再加上是入水之后的照片去做对照,所以才说是整过形。

竹幼婷:所有的台湾人本来就应该被赤化

不过这个节目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很多人说这个女明星好想知道就是哪些女明星会参加,因为有人说整过容的女明星也不敢去跳,因为5米高的压力,这一下去又素颜的,所以哪个女明星敢,但是不去跳如果你推了这个通告是不是又表示此地无银三百两,你说这节目烦不烦。

竹幼婷:所有的台湾人本来就应该被赤化

窦文涛:人家范冰冰会说,人家范冰冰就不去,范冰冰就是前两天在香港她说我的脸和我的身体都是演戏的工具,我要好好保护她,就是没有不受伤的,其实我真的觉得就看的我,我那天我基本没有看,但是我在网上看了一段,阿雅因为咱们认识台湾那个阿雅,我是看着有点不忍,其实中国现在娱乐节目《中国好声音》我也赞赏的,《我是歌手》我也是赞美的,但是到它这个跳水,我是看着有点,因为我看的很少,我看着有点不舒服。

马家辉:我看的时候我一边看一边跟我的女人,就是我老婆的意思,我没有故意讲我好多女人一样,以示我的威望,跟我的女人说我真佩服那些人的勇气,就像你说没有不受伤的,下去风险很大的,而且别说什么女人又素颜男的又穿泳装,而且你想一下穿泳装在那边看到那么多美女很容易会出丑的,有生理反应什么,所以说我觉得是勇气那部分是最好看的,让人家觉得说你看人家好歹是歌星明星什么公众人物,人家也敢这样做的话,所以我觉得我也要想报名,我跟我老婆说。

();

窦文涛:行啊,家辉他们绝对愿意欢迎你,一般就是欢迎二三流的明星。

马家辉:这是对的,因为有人说,我看到网上有说,大明星就上我是歌手,大歌星什么,我觉得要倒过来看,大歌星大明星都可怜,包袱太重,其实他们好玩,这种多么好玩,可以去尝试的事情他们不能做,因为像范冰冰说什么我的吃饭的工具表演的工具,她不敢,其实我猜什么王菲、陈奕迅可能躲在家里,就非常羡慕这些人敢上台唱歌敢跳水,我绝对报名的。

();

窦文涛:所以你看家辉要不说他也是当不了明星,我就是当明星的人,我理解他们,这没有什么敢不敢,而是你知道我在这个节目里我个人感觉我看到的是现在明星谋生艰难,不是敢不敢,而是我凭什么我去干什么去啊。

竹幼婷:台湾有一阵子的综艺节目也流行整明星,就是让女明星摸什么,可怕的箱子,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你去尖叫摸他可能是蟑螂老鼠什么这样的,让女明星花容失色,或者就让你跳蹦极,然后下来就口水白沫,大家觉得很开心,我们就说大陆的综艺节目开始也玩虐待明星这一招,就说5米台它毕竟应该有它的专业,不然我们的跳水选手不需要训练成这个样子,就是不要让自己受伤,还很担心这个节目玩出任何一点点闪失其实都很危险。

窦文涛:你知道还有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显然是跟中国整个的跳水队专业这是两个的合作,而在多年以前中国跳水队是很清高的,肯定不跟你这娱乐节目混在一起,但是现在是完全大转身,他们说就是这个节目跳水队的考虑是不是有经济的考虑,或者说还有一个考虑就是这个节目就能振兴跳水吗,如果说跳水比较冷落的话,跳水运动,这个能够宣扬跳水吗,所以我觉得中国人有一个什么啊,叫做揣着明白装糊涂,我觉得是我们的一个各种事能办成的一个秘诀,比方说人们去看明星,真的是说看他跳水跳的有多好吗,而且有些人说了,宣传都很会说,我是为了公益,都是为了公益,可是你站在5米跳台上咱们也不知道到底跟山区里的孩子们有多大的关系,可是你知道吗,这样一说面子上都能过的去,可是我就是说什么叫揣着明白装糊涂,就像前一阵说的抗日,某些抗日的武侠剧一样,抗日大家理由都知道,可是实质上谁都明白就是个凶杀暴力色情,但是你需要挂个羊头。

马家辉:这完全不冲突,我觉得像你说什么跳水队非常专业,干嘛又跟娱乐圈混在一起,我真的觉得这种想法是自己给自己加上框框了,甚至有点过时,因为我们不能低估观众,你不能低估观众他觉得看完你跳水的人跳水队跟娱乐圈在混我就不尊重你了,不会的,现在的特别新一代的观众已经在我们叫互相怎么讲,就是把所有不同的领域混在一起。

窦文涛:混搭。

马家辉:混搭的时候了,他完全觉得没有问题,别忘记今天是什么年代,连美国的好莱坞的明星都能当加州州长,然后当完州长还回去拍电影的时候,我觉得观众是特别新一代的观众没有这种框框。

竹幼婷:还有就是我觉得明星怎么讲,越来越愿意参加这种,明星要把自己搞丑,要不让自己可能会有一些危险的节目,但是很多人说为什么,因为你现在拍戏你的戏也不见得上,你拍个电视剧拍个两三个月,然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排到你这部戏上,但是综艺节目是个保证曝光,而且这个钱是立即进口袋,我就这么一跳,你看光周小姐的照片,她是持久度多长,这可能好过于她认认真真的拍两三场戏。

窦文涛:一下就火了,而且你说为什么我说揣着明白装糊涂呢,我们为了求得各方面的许可,我们需要说我们为公益,当然我不排除这些明星他是真心真意的为了公益,这都是好事,但是我就觉得有个消费男色在里边,是不是有个叫吴建豪的,我怎么看见有的在场的女的,我还第一次见女人这么形容男色,说12块腹肌,说胸肌都有人鱼线,腹肌也有人鱼线,说吴建豪帅酷了,就说这个女人好色到一个这样的程度,说能帅酷了。

竹幼婷:不习惯,你觉得这女的胸真大,现在女生开始欣赏男生通体的时候就不行了。

马家辉:我觉得女生懂得欣赏,喜欢欣赏男生早就有,现在是这种节目给了一个平台,让女生可以公开来讲,用一种轻松好玩的大家听完好玩的,以前不敢讲,以前可能在姐妹淘之间讲讲,现在公开来讲,我觉得性欲的解放表达的解放是很好的事情。

窦文涛:这个就体现在前跳水冠军高敏身上,那个高敏就跟吴建豪就说,说你要是穿泳裤,其实最后他可能还是害羞,穿了个沙滩裤跳的,但是大家要看吴建豪不穿,然后高敏当时好像就说你要敢穿泳裤跳我就给你加0.5分,这个女人这种意识抬头。

马家辉:你没看到今天我有改变造型吗,露一下我的什么线。

竹幼婷:我们下一趴回来就没有那件黑色T恤了。

窦文涛:家辉是有这个线,但是反过来的,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家辉刚才说的,也让我态度有一点动摇,就是我们是不是今天这个社会你从政治你就看的出来,就是过去有权有名的人是高高在上的,现在自打有了网络,你感觉到有一种全球的平权,或者说任何一个普通的消费者,甚至我认为现在明星你是低于观众的,过去觉得明星很高,现在你看慢慢发展到什么呢,就是他们叫虐星时代,就是你明星就得给我取乐子,有些明星,这个过去反倒是台港艺人。

竹幼婷:比较多是这样的方向。

窦文涛:比较有这种自觉,我就是娱乐观众的,我出丑也好或者我怎么也好,只要你们开心,这也是明星的一种态度。

竹幼婷:我觉得大陆的综艺节目一直有就是用一种很快的速度跟其他公演一样,就是在赶上一种潮流,过去我们在大陆很多人在看什么台湾的《康熙来了》看台湾的一些节目,然后还包括什么《星光大道》,像《我是歌手》其实我觉得跟台湾的《星光大道》。

窦文涛:我们大陆有的艺术家跑到《康熙来了》,那都愤而离席了,小S跟我聊这个,太低了,完全文化上是不一样的。

竹幼婷:但是自从《康熙来了》在内地因为网路的关系而火了以后,大家开始就会要copy这个,所以台湾流行这种所谓的素人或者是说不要一线的歌手,不要大牌的明星,我需要的是一种中间就是比较你觉得越接近平民的那种歌手,不是太红,但他如果可以有出彩的表现的话,反而让这个节目有加分的一个效果,所以会有我们从一般的民众当中去选歌手,从这个二三线没有红的歌手当中我们再希望他再红一番,这个对比性变成是现在综艺节目的一个方向,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因为我是台湾人我看,我觉得大陆有在赶台湾的潮流,而且这中间台湾的歌手或者台湾人来帮忙抬教,但最后光彩绝对不会最终的属于台湾人。

窦文涛:你有这个感觉吗?

竹幼婷:我绝对有这个感觉。

马家辉:可是话说回来有点惭愧,当然台湾先流行再华人地区,可是台湾的那种节目学小日本的,学日本的,日本60年代开始就是把所谓的明星。

竹幼婷:丑化。

马家辉:我不会用丑化两个字,以前都说我是明星他是明星,现在是说什么,artist,艺人,艺人就是表演,表演者,我觉得光是用的名词不一样,整个定位不一样,我喜欢不仅是你喜欢看什么我做给你看,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艺人本身的解放,他自己享受,所以我经常举一个例子,我觉得王菲玩微博是最好的例子,王菲明星,高高在上,可是好多微博都是把自己弄的乱七八糟跟你开玩笑,我觉得她不可能是为了用微博来赚粉丝的,他不是马家辉,可是她真的喜欢享受,因为她真的有那一面,而我觉得这个个案而且形成这种风气才对整个娱乐产业是好的,把它更扩大更复杂更多元,我觉得是好事。

窦文涛:他看的比较开阔,而且你知道就你刚才讲的,我认为我党应该适当表扬一下湖南卫视,因为我是歌手在台湾你们的电视台都在播,然后我那天看到台湾的一个政治领袖是谁啊我不知道,出来就开始说的都是我们完全想不到的。

竹幼婷:说了什么?

窦文涛:他那意思就说我是歌手在赤化台湾,说台湾应该小心,说大陆这些综艺节目投入巨大的资金,我就说大片时代,过去说实在的一个《康熙来了》就把我们给灭了,现在完全不是个了,就是大陆的这种巨大的资金,这样的去练,它觉得形成一个什么呢,就像过去我国有些人比较担心的,和平演变,就是说你们美国好莱坞大片我们这么爱看,老百姓都去看你们美国大片,无形中我们就被你们和平演变了,现在我认为台湾看《我是歌手》怎么都有人说政治人物提出警惕。

竹幼婷:大家就担心过头了,我朋友也看,就说好关心那个赛果,杨宗纬还是林志炫,最后来个羽泉,所以所有人到最后都问我说竹幼婷怎么会这样,是大陆的游戏规则我们搞不懂吗还是说实力真的有差成这样,所以我一直就说所有的台湾人本来应该会被赤化,如果你今天让杨宗纬或者是林志炫拿了第一名,那所有台湾人觉得这个大陆节目真是太好看了,结果说不是啊,大家就冷掉了。

窦文涛:没错。

竹幼婷:就像我在香港工作一样,你就拼了命到最后总是该冒出头的时候,你就被挡住你就觉得我还是台湾人,所以很聪明的。

窦文涛:这说明湖南卫视政治觉悟还是不够高,真要是让我们凤凰来做,那肯定就是台湾的,统一了就。

马家辉:可是的确在台湾,现在大陆不管电视剧还是这种比赛节目都非常受欢迎,台湾最近有个官司,有个电视台用新闻播报的方式。

竹幼婷:把湖南卫视的《我是歌手》几乎全程播了,告他这个版权问题。

窦文涛:就是因为这个事我就说台湾的政治人物就在提出警告,说我们要小心大陆靠着娱乐节目在文化上面甚至是同化台湾还是什么催眠台湾,你看他有这种感觉。

马家辉:不用管,台湾政治如果什么都提出警告,所以不用管他,重点是说我觉得这官司很好玩,那个电视台其实是一个报纸全版在骂那个电视台,你看那个电视台全程直播什么什么,骂他,那个电视台告那个报纸毁谤,说我们没有全程直播,然后还请你看看我们当天的节目,我们前5分钟报了两个台湾很重要的新闻,后面4个钟头才播的,完全就像军阀张宗昌抓报纸的总编辑,说他毁谤我,说我有8个小老婆,我没有,我只有6个,一模一样的。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本来要讲我是跳水,结果我发现《我是歌手》又从台湾不但给我带回眼镜,而且带回了台湾人的愤怒。

竹幼婷:对,因为决赛隔天我正好在台湾,然后所有朋友看到我就说你有没有看你有没有看,然后为什么结局会是这个样子。

窦文涛:我没看,但是我听他们说,羽泉他们是现场发挥的确实是好,而且好像有个邓超给他们助阵,林志炫当然一般都说是唱的最好的,但是好像是那一场发挥有点问题。

竹幼婷:我常常想说尤其是这种目前的工作,你演戏这个东西很多见仁见智,就是说我今天播新闻跟你播我播差在哪里,这个东西没有一个完全的很理性的标准,就觉得是完全看现场观众,随便你怎么解释,因为大家的实力不是这么明显的差距的时候,所以这个结果是可以不一样的。

马家辉:我反而是觉得当有这种猜测反而本身就是先带着那个眼镜去看,因为我们没有任何的证据,好像有人提过一句说本来的冠军是羽泉,本来在很后面的,后来居上,可是后来居上也是有可能的,可能他表现很好,就像文涛说现场表现很好,所以没有任何的证据的时候就突然就说你看一定是有问题,把台湾放在后面,除了可能是台湾观众的一个认同的过敏以外,也当然反映出内地不管是电视节目也好什么样的比赛,我们以往不信任,总是觉得有人下个条子就可以,我突然可以变成跳水冠军。

窦文涛:这个怀疑也不是就说没有过往的历史做佐证的,我们有一些情况也是有操作的。

竹幼婷:但怎么样都是电视台获益,就算我们不断的讨论这个节目的热度才会继续存在,就是有争议总比大家觉得笃定了就是该谁冠军就谁冠军,这件事情就过去了。

窦文涛:电视台获益就包括跳水,他们就说接下来明星还得玩什么,蹦极啊。

马家辉:跳海、跳楼。

窦文涛:我是歌手以前这还是属于说会干什么的干什么,我觉得从到我是跳水以后那家伙就是深的无底了。

马家辉:那天看一遍觉得你说什么我要跳海我要跳楼是开玩笑,我就想我最想看也是可以做到的,请明星来互相打拳,泰国拳。

竹幼婷:肉搏来的。

马家辉:你想一下假如王菲对林志玲,还穿比基尼,我觉得一定看的,文涛对文道,穿着比基尼。

窦文涛:不会的,人家王菲前阵够了,我觉得他们就是一种是二三流,一种就说是过气的,可能你会看到一些老人在打。 

1.此文来源于网络文字采集,如有侵权请联系qq:766096353,我们会尽快给您处理

2.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

猜你喜欢